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血狼神兵》尸血神兵 血狼神兵 健全文

更新时间:2020-08-01 00:02:36

《血狼神兵》尸血神兵 血狼神兵 健全文 连载中

《血狼神兵》

来源: 作者:米北宫 分类:仙侠 主角:弥貅,向织

完结小说《血狼神兵》是米北宫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弥貅,向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织娘醒来之时,却见自己身处破庙之中,身子下面铺着厚厚的麦草之类,身上感觉并无伤痛异状,环顾庙中情形,却见一男子的身影正全神贯注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织娘醒来之时,却见自己身处破庙之中,身子下面铺着厚厚的麦草之类,身上感觉并无伤痛异状,环顾庙中情形,却见一男子的身影正全神贯注伏在窗口上,往外面注视。织娘虽然心生恼怒,知道此刻已是被人劫持绑架,但不知绑架之人处于什么目的,为何冒死绑架自己?于是问道:“这位侠士,为何绑架织娘?”

那人回转过头来,织娘不由大惊失色,道:“原来是你?“

虬髯大汉挠挠后脑,似乎有些局促不安,向织娘解释道:”我若再不救你,只恐怕你以后生死更难预料“,

织娘惊问:”我怎就生死难料了,你给我说说?我在高家布庄之中,虽然劳累,却深得高庄主的宠爱,生活无忧无虑,原本想就此躲过余生,却被你搅和,如今再难回去。

虬髯大汉听她言语,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口吃半天才啜啜问道:“难道你真不记得我了?

织娘哑然,盯着她半天,心中似乎略有些印记,只是一时想不起来,虬髯大汉提醒他道:”八百年前,你可记得一个叫做“虬髯客”的汉子么?

织娘心中一震,脑中朦朦胧胧浮现出一个衣衫破旧褴褛,形象豪放不羁的侠士形象。不由脱口而出问道:“难道你就是那个救下一只红狐的男人不成?

虬髯客咧开大嘴笑道:”你总算记起我来,可你有所不知,这八百年来我虬髯客无时无刻不在寻找你的行踪,那天遇上你时,我以为还在梦里,糊里糊涂将你安置进干娘的住处,想以后瞅个空挡向你表白,却没想到被我的义兄霸天虎-----“说到这里,虬髯客看着织娘,眼中流漏出无限的愧疚自责,织娘也是不无感慨道:”算了,你不用自责,我本狐媚之族,哪有不被男人所欺之理,只是辜负了你八百年的知遇之情,织娘却不能报答。

虬髯客慌忙道:不不,你别这么说,我虬髯客生性豪放不羁,喜欢的却是你的人品,性情,当年你为救一个路人,不惜得罪恶人,被人抄家灭门,丢了千年的修行,我虬髯客就做不到这一点,所以,所以我----对不起,我不该为一己之私毁了你的幸福。

织娘淡然一笑,道:算了,既然到了这步田地,也无可如何,你打算怎么办?“

虬髯客道:”实不相瞒,追来之人实在厉害,我并非他的对手,据我所知,他定是一位邪魔下凡而来,却看不出是哪家出处,身份似乎隐藏很深,定是大有来历,不管怎么说,我即已把你救出,就一定不能半途而废,除非我虬髯客被对手打死,否则,决不让你受任何委屈,再回到那魔窟之中。

织娘问及详情,虬髯客遂将霸天虎失去织娘之后的情状说给织娘,听得织娘心惊肉跳,半天没有言语。

原来,霸天虎被屠二娘弄上五指山后,虽百般抚爱,极尽人妇之能事,霸天虎自从与织娘接触以后,水乳交融,历经织娘万种的风情,自此才体会出原来这世间的男女之间还有如此绝妙风景,哪还看得上屠二娘那般的低级趣味?整日家板着个脸子,在五指山顶犹似过滚雷一般,将整个匪巢闹腾的不亦乐乎,并发下毒誓,若找不回织娘,谁也别想安稳,

这屠二娘也是一方霸主的身份,当年嫁给霸天虎之前,也是响当当的山大王,手下拥有匪众两三百号,自打上了五指山嫁给霸天虎,一并将人马也陪嫁过来,故此,在五指山上,大半的权利其实握在屠二娘的手中,但对霸天虎,屠二娘也不是不心存忌惮,几年下来,她很清楚她这个色魔的丈夫的个性,什么样的漂亮女人在他手里玩儿不过十天,便弃之如敝屣。所以,她也就不怎么计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伤大局。可这次不同,竟然在山下一呆就是几个月,且乐不思蜀,根本没有回山的打算,屠二娘这回可傻了眼,知道是遇上对口儿了,心想这是遇上哪门子狐狸精了,我倒要看看,她究竟是长几个**的妖媚,这么能耗有才,还死揪住不放了,于是,屠二娘亲自下山,稍微一打听便弄出来来龙去脉,遂一把火将怡红院烧了个精光,终于找到了霸天虎在山城外那个隐秘的**,遗憾的是,织娘恰巧被高宏图掳走。

这么长时间过去,屠二娘原以为霸天虎闹上一阵子就会安生下来,谁知不然,无论找回多好的女子,看也不看上一眼,便轰出屋子,话里放明了非织娘不行。

屠二娘哪忍得下这口气,一怒之下将霸天虎囚禁起来,狠狠抽了一顿鞭子,也朝他放出狠话,若不将织娘给你弄回来,就不姓屠,若不当着霸天虎的面将之碎尸万段她就不是五指山的二当家。故此,屠二娘亲自带着大批的精英匪众满世界寻找织娘。近些时日,已经知道织娘就在高家的布庄之内,所以,不惜与碧玉山庄对撞,得罪高家,也要将织娘拿回五指山去。

虬髯客见织娘忧心忡忡,目光呆滞,知道她心中已是充满忧虑,遂安慰她道:“织娘莫怕,我们此时刻已是远离高家,已走出高家的势力范围,只要甩脱这个魔头,便就万事大吉。

二人正自说话,却听外面有人道:“万事并非大吉,噩梦只是开始,你二人若能继续逃走便放开脚程继续逃窜,便是到天涯海角,还在我手心攥着,不信就试试看“

虬髯客怒道:老子几百年前便是响当当的大侠,捉妖拿怪,绝不含糊,岂可怕你诈唬?

只听外面那声音道:你别不服,老子八千年前便叱咤天地之间,将天地捅出个窟窿,即便洪荒老祖也拿我没辙,我若拿你便如拍死一只蚂蚁,若想试试,不妨动手。

虬髯客呵呵大笑不止,然后道:吹什么吹!若真有能耐,便去拉杆子立山,像你这等给人看家护院,甘当奴才,打死我都不信会有多大能耐,有本事把这破庙拆了,将我二人擒住便算本事。

只听那人冷笑数声,果然运起法力,一阵狂吼,那破庙的顶部便已飞上半空,碎瓦破砖到处乱飞,继而又道,这还不算厉害,看看后的,虽又是一声狂吼:“庙前的一对石狮子竟然飞起然后砰然撞在一起粉身碎骨。那人道:”怕是不怕?“见无人应对,以为虬髯客早被吓得半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整个庙宇又挫骨扬灰。此时刻,却见荒山坡处走出一位白发公公,红着脸怒冲冲走来,指着草帽气呼呼指责道:”好你个瘪子,知道这庙宇是何方神圣的么?这可是禹王庙,大禹王的供奉之地。你竟然把他给拆了。你真真秃子打伞无法无天。

草帽哪将土地公公放在眼里?不阴不阳道:我便是拆迁办的你又怎地?莫说拆座破庙,便是一座皇宫,拆了又有何妨?老子就是这么牛掰。

土地公公气的浑身发抖,指着草帽怒斥道:原来是你这厮,四千年前偷走大禹王的斗笠,令其淋雨日久,高烧不退,延误治水工程,致使洪灾泛滥,今日却在此大耍淫威,小心我去天帝那里奏你一本。

草帽心中胆怯,暗自思忖:他说的一点没错,当年大禹王这顶斗笠红遍大江南北,圈粉无数,成为无数少女心目中的偶像,我却嫉妒眼红,趁他熟睡之际偷偷拿来,哪曾想,这么多年来,没有受人追捧不说,却没少遭人唾弃,谩骂,以致走到街上,连狗都追着狂咬。如此想着,便想去教训土地公公,又一想不妥,俗话说得好,宁可得罪阎王不可得罪小鬼,宁可不跪玉皇,不可不敬土地,正自暗思,却见土地捣着拐棍过来,指着破庙勒令道:“三天之内把它盖起来,听见没有?不管你是拆迁办的还是放炮队的,爷爷我是土地局的,谁破了这里的风水,不敬先贤,亵渎了神灵,就该强制管教,你倒是服也不服?

草帽诚惶诚恐,望着土地公公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遂问:“公公祖居何处?”

土地一瞪眼睛,拿拐杖点点地面,怒道:少跟我套近乎,如今天界可是严打贪官,杜绝行贿受贿,尤其我们这些地方官员,更应以身作则,绝不能以身试法,说吧,自己盖还是出钱?

草帽沉思半天,虽爽快答道:我也没这个时间,看多少钱能盖起做禹王庙,您说个数,土地公公伸出指头一五一十算起,最后二一添作五道:差不多也得十万八万“遂又正襟危坐道:现金我却不收,以免有贪污之嫌,转个微信吧,遂转过身去,提醒草帽:”我背上有二维码,

草帽放眼望去,只见土地公公的背上印着诺大一个阴阳八卦图案,不由眉头一皱,问:‘公公,这那里是什么二维图案,分明就是----“话音还未落地,却见土地公公陡然转回身来,一杖飞出,草帽大惊失色,怒道:”原来又是你这瘪子,阴魂不散---“

土地公公随之去掉假发和胡须,呵呵大笑着道:”爷爷就是这么生猛,邱不同来也“

草帽只顾与邱不同斗嘴,却浑忘了庙中的二人,过去看时哪还有人影?差点没气出屁来,虽懒得与邱不同闲扯,径自去追虬髯客与织娘。邱不同道:”庙还没修就像走掉,没那么容易,随之,手中拐杖悠忽递出,草帽哪敢怠慢?只好回身相迎,二人于是在山中打斗起来。邱不同手中动作刚猛快捷,口中也如大江大河滔滔不绝,他道:“好一个弥貅神兽,当年闹得人间烽烟四起,寸草不生,今日却龟缩别人门下甘愿为奴为狗,究竟是何居心?主人又给你何等好处?频频出来作乱?

草帽大怒道:再休提我

精彩评论:

网游式的无限流恐怖题材女主(弥貅,向织)文。标着恐怖,但是实际很好玩。女主(弥貅,向织)各种神操作。比如某个恐怖副本里,BOSS附身木偶吓女主(弥貅,向织),女主(弥貅,向织)起手就把辣椒塞进木偶嘴里再比如,某个恐怖怪必须唱完歌才能杀人,女主(弥貅,向织)在她唱歌的途中不停的往怪嘴里塞吃的,电灯泡。。阻止她唱完这首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