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的笔仙大人》我的侍卫大人 我的笔仙大人 全文无弹窗阅读

更新时间:2020-07-31 21:02:38

《我的笔仙大人》我的侍卫大人 我的笔仙大人 全文无弹窗阅读 已完结

《我的笔仙大人》

来源: 作者:寒月暖暖 分类:耽美小说 主角:梁默宇,陈响

经典小说《我的笔仙大人》由寒月暖暖所编写的耽美小说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梁默宇,陈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梁默宇神色复杂的看向我:“可是那个人并不关心你,不然他为什么没有和你在一起?” 我想我应该说些什么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告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梁默宇神色复杂的看向我:“可是那个人并不关心你,不然他为什么没有和你在一起?”

我想我应该说些什么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告诉他说苏夜一直和我在一起?估计那样的话他们一定会认为我想苏夜想疯了。这该死的苏夜也是的,这些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也不知道在忙什么。难道他真出什么事了?

正在我的思想越走越远的时候,梁默宇笑着对楼泽明说:“就算曦曦有新男朋友了那又怎么样?这一次我不会再放手。”

“那我也要告诉你,这一次我真的就准备吃回头草了。”

楼泽明说完便和梁默宇的眼神对在了一起,我甚至能听到空气中火花交错的声音。我憋屈的杵在一旁,华丽丽的被忽视了。

“啊——”

突然,刚刚我们出来的房间里面传出了一声叫喊,显然是还留在房间里的陈响发出的。

我忙转身奔了过去,此时对于我来说即便是房间里等着我的是一头怪兽也好过那两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身后两个焦急的脚步声相继响起,楼泽明最先到了房门前伸手向房门推去,随后他疑惑的看向梁默宇:“锁上了?”

梁默宇摇了摇头:“不会的,我还没有回去,陈响不会锁门。”

“哼,没准他以为你也另外开房间了呢?”楼泽明说完还看了看我。

梁默宇火了:“楼泽明我告诉你最好不要让我再听到你诋毁曦曦,否则别怪我不顾多年的兄弟之情。”

楼泽明冷哼一声:“不顾及又怎么样?想打架啊?我奉陪到底。”

我实在受不了这两个人的小孩子行为,将楼泽明往旁边一推,大喊了一声“行了,这都什么时候了,快看看陈响发生什么事了。”

梁默宇忙上前用力推门,没想到反复几次后房门真的被他打开了,他看了我和楼泽明一眼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一片漆黑,只能听见卫生间有哗哗的流水声。也许人在黑暗中的感官格外敏锐,我竟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气......

一阵窸窣的声音后,‘啪’的一声灯被打开了。梁默宇和楼泽明将我夹在中间,警惕的看向四处。

房间里空无一人,三张床上雪白的床单竟然有些晃眼睛。

楼泽明疑惑的看向梁默宇:“陈响呢?我明明听见他的声音是从这个房间传出来的啊?”

梁默宇摇了摇头,目光却看向了浴室。

哗哗的流水声更响了,梁默宇看了我一眼说:“你在这里别动,我去看看。”

我忙拉住梁默宇的袖子:“我和你一起去。”

楼泽明从后面伸手把我搂住:“曦曦,不要去,危险。”

我皱了皱眉,挣脱开他的怀抱:“他们是我的朋友,你要是害怕你就走吧。”

梁默宇看着我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没准是那小子恶作剧呢。”

我犹豫了一下,拉住他的手没有松开:“那就更应该一起去了。”

“好。”梁默宇握住我的手推开了洗浴室的门,身后的楼泽明没有说话却也跟了过来。

浴室门被梁默宇打开的一刹那我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叫。

浴室里升腾着氤氲的热气,伴随着一种腥臭味。所有的水龙头都开着,殷红的鲜血不断的从里面流出,先是流到浴缸里然后又从浴缸里溢出流到地面上......

陈响双目圆瞪一动不动地站在浴室中央,他的脸上和衣服上都已经染斑驳的血迹,甚至有血水从他的头发上滴落。

而陈响的对面站着一个混身是伤、血肉模糊的人,一团看不清是什么的东西被他死死地握在右手里。鲜血如同喷泉一样从他的身体里流出,滴落在地上,和那些血水融合在一起。

他的五官已经难以分辨,甚至还有一些内脏从腹部的伤处露了出来。他的脑袋如同一个被吹爆的气球耷拉在胸前,一只眼珠孤零零的凸起在那个勉强能算作脑袋的上面。

“呕.......”我忍不住蹲了下去。

那个看不清样子的怪物往我这边走了两步:“怎么?看到我这样你觉得很恶心是吧?”

梁默宇将我护到身后:“你是谁?想要干什么?”

怪物桀桀笑了,发出刺耳的声音。

梁默宇脸色一沉,低声说道:“我告诉你不要在这里装神弄鬼的,不然我可就报警了。”

“想知道我是谁?那你问他啊!”怪物说完便伸手指向面如土灰的陈响。

陈响结结巴巴的说:“我......我......怎么......怎么知道......你是谁?我又......识你。”

怪物忽然将右手举到了他的面前。

陈响吓得捂住脑袋大喊:“不要杀我啊。”

“不认识我你该认识它吧?”怪物把一直握在右手了的东西举到了陈响面前。

我这才仔细看清那怪物手里拎着的是一件黑色的外套,这下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个怪物应该就是因为捡了陈响的衣服而被撞死的替死鬼吧。

显然陈响也认出了那件衣服,惊慌失措的喊道:“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不是故意的。”

那个怪物用仅有的一只眼珠看向陈响:“不是故意的就完了吗?你知道做鬼有多辛苦?不能吃,不能喝,不能见太阳,每时每刻都生活在黑暗中,而且还要每分每秒都要承受临死前的那种痛苦。”

听到这个怪物这样说我便想起了苏夜,难道就是这样的日子他过了上千年吗?他究竟忍受了多大的痛苦?还有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陈响身子一软堆在了地上:“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吧。”

怪物居高临下的看着陈响:“你知道我找到你有多么不容易?我整整找了你一年多,幸好有这件衣服,我才能终于找到了你,你说我能放过你吗?”

求生的欲望让陈响发出了苦苦的哀求:“只要你能放过我,让我怎么做都行真的。我发誓,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要你不让我死,我还有父母,我死了他们怎么办啊?”

“这样啊?”怪物剩余的一只眼珠转了转:“我要你把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小丫头送来陪我,你不知道我活了四十多年死的时候还没婆娘呢。”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看向那只怪物,真恨现在苏夜不在场,要不一定让他直接灭了这只无耻的怪物。

“不,这事和颜颜没有关系,你放过她吧,放过我们吧。”陈响边说竟然边给那个怪物磕头。

虽然我刚才还为陈响不爷们的行为所不齿,但是看到陈响这样干脆的拒绝了怪物的要求还是对他有所改观的。毕竟是人都贪生怕死,但是能守住自己的底线也算是不错的了。

“你不愿意?”室内的温度又下降了几度,随后那个鬼将头又转向了我:“那就让这个小姑娘来陪我。”

尼玛,怎么是个鬼都想娶姐做老婆呢?难道姐和那唐僧一样?

梁默宇将我挡在身后:“这件事和她无关,如果你一定要拉个垫背的我来替她,有什么你冲我来好了。”

我咬了咬嘴唇,梁默宇毕竟不是苏夜,所以我不能让他替我涉险,我不能让类似子仁的事情再发生。

于是我推开站在我面前的梁默宇对那个鬼说:“你觉得做了替死鬼很冤枉所以才来找陈响,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贪小便宜,不去捡铺在地上的那件衣服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你也许还好好的活着。

与其将一切错误都归咎于别人不如好好看看自己哪里错了。一个人别人的错误影响不了你,只有你自己的错误才能改变你自己。

说到底,害死你的不是陈响是你自己的贪心。所以你不要妄想着报仇也不要妄想着我们会补偿你,这里面没有一个人是亏欠你的,包括陈响,你所走的路经过的事都是你自己选择的,怨不得任何人。”

“是我的错?是我自己的错?”那个怪物听了我的话竟然有些迷茫。

我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便又继续道:“我劝你早些回到你该去的地方去,如果你嫌一个人孤单寂寞,我们可以给你烧个纸人陪你。”

“两个,不,三个。”那个怪物忽然说道。

我不解的皱了皱眉头:“什么?”

怪物看着我说:“我的意思是我要三个小妞,三个加上我正好可以凑成一桌麻将。”

陈响忙应声道:“好好好,三个就三个。”

怪物转头对他说:“还有以后逢年过节要给我多烧些纸钱。”

“这个你不是应该要去你的亲人做吗?”我有些无语了。

怪物理直气壮地说:“我已经没有亲人了,所以小子你就求神拜佛保佑我早日投胎吧。”

陈响连连点头,不管怎么样这只怪物不在纠缠他就好。

我瞪了那只怪物一眼:“行了,你现在也算心愿了了吧?还不快走?”

浴室里忽然亮起了一道白光将那只鬼物给吸了进去。最后的一刻,那只怪物还不忘了嘱咐道:“那三个小妞我要日本的,千万不要给我送中国的啊,太彪悍了,我受不起啊。”

尼玛,这真是只奇葩的鬼啊。

浴室里的血水慢慢褪去,一切恢复了原样。

梁默宇‘噗嗤’笑了出来。

我翻了个白眼:“你笑什么?”

梁默宇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曦曦,我这是劫后余生的喜悦。”

陈响嘚嘚瑟瑟的从地上站了起来:“那只鬼走了?”

“走了,估计他再来找你就是在梦中了。”想到干才他狼狈的样子我不由摇了摇头。

陈响听了我的话愁眉苦脸的说:“啊?你的意思是说我以后只要做梦就是噩梦啊?那我真希望我这一辈子都不做梦。”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寒月暖暖)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梁默宇,陈响)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寒月暖暖)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我的笔仙大人》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梁默宇,陈响),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