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逍遥小岭主》逍遥小领主txt下载 逍遥小岭主 精彩内容

更新时间:2020-06-20 07:02:21

《逍遥小岭主》逍遥小领主txt下载 逍遥小岭主 精彩内容 连载中

《逍遥小岭主》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月阳之涯 分类:都市 主角:苏启文,苏邵

主角是苏启文,苏邵的小说《逍遥小岭主》此文是月阳之涯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见到苏启文执意要回去,李秀梅和苏邵也没有办法,李秀梅对着苏启文说道,“回去也行,待会我让你苏叔给你送两床被子!” 苏启文想了一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到苏启文执意要回去,李秀梅和苏邵也没有办法,李秀梅对着苏启文说道,“回去也行,待会我让你苏叔给你送两床被子!”

苏启文想了一下,也没有拒绝,几年没回来了,家里什么样子都还不知道,用的东西怎么样,就更不知道了。

苏启文的家距离苏邵家并不是太远,而赤脚医生老陈的家里,苏邵回家的时候刚好路过,所以也顺便去看一下。

这时候红树乡的人,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在家里,门虽然还没有全关上,可也已经闭上了,苏邵来到老陈的家门口,开始扣动了门上面的铁环。

老陈叫什么,已经没人知道了,跟老陈同一辈的,或者比老陈年岁大的都叫他老陈,而比他年岁小的,如苏邵军这一辈,都是叫老陈,陈叔。

老陈的医术到底是什么程度,苏启文其实也并不是特别清楚,不过整个红树乡,有个头疼腹泻小毛病什么的,只要一找老陈,喝下老陈熬下去的那些中药水,基本上都能好。

苏启文正想着,院子里传来了脚步声,还有老陈那带着沙哑的声音,“谁啊?”

“陈叔,是我,苏启文!”苏启文对着院子里的老陈喊到。

听到苏启文的声音,老陈明显加快了脚步,对于苏启文,老陈并不陌生,以前的时候,红树乡村里农忙的时候,老陈也照看过苏启文一段时间,对于苏启文的印象,老陈一直还都停留在他配药的时候,苏启文就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不吵也不闹,就在一旁看着。

苏启文看着打开门的老陈,相比起以前,老陈的变化并不大,还是如老农一样的打扮,可是脸上的皱纹,还有那些白发,都足以证明,老陈也已经真的老了。

老陈将苏启文给带到了房间里面,苏启文见到老陈的房间,还是像以前一样,整个房子里到处都是各种不知名的药材,明显老陈在处理药材,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一股药香,让人心神安宁。

“来做,吃饭了没?”老陈给苏启文倒了一杯水说道。

苏启文急忙说道,“陈叔不用麻烦了,已经在苏邵叔那边吃过了!”

苏启文在老陈身边待过,他可是知道老陈就是糙汉子一个,治病救人也许老陈没问题,可做菜煮饭,老陈就有些力有不逮了,苏启文记得跟在老陈那几天,老陈就是给他煮稀饭,然后就着咸菜吃,吃的苏启文都快拉稀了,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老陈先是看了一眼苏启文的面色,他知道苏启文这么晚了找他,肯定是有什么事,然后才对着苏启文问道,“你刚回来吧,是不是有什么事?”

苏启文点了点头,对着老陈启说道,“今天刚回来,路上不小心摔了一下,陈叔和李婶那边不放心,一定让我过来找您瞧瞧!”

老陈看着苏启文,让他伸出一条胳膊来,然后手搭在苏启文的胳膊上,开始看起苏启文的脉象来。

这几年时间,苏启文在燕京,也见过不少医生看病,不过主要还是依靠先进的医疗器械,还有各种血液分析看病。

像老陈这样的查脉,已经属于老古董的行为,不过出去那些不靠谱的骗子之外,任何一个有真本事的老中医,基本上都是瑰宝了,不过真正有本事的中医,一般人很难见到就是了。

苏启文不知道老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水平,不过想了一下,苏启文就觉得自己想多了,老陈真要能跟那些军区医院坐镇的老中医一样,怎么会几十年如一日,待在红树乡这个地方。

老陈查看的很仔细,苏启文的两条胳膊脉象老陈都看了一遍,不过并没有问苏启文的感受,又翻了了一下苏启文的眼皮,便停了下来。

老陈的眉头皱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松开了,看着苏启文说道,“你身上没什么异样,你要是不说,我都看不出你今天受了点伤,而且比其他人都要健康的多!”

这是让老陈疑惑的地方,苏启文的身子,老陈从小就看过,苏启文的脾胃从小就虚弱一些,这是生活条件造成的,按理来说,就算长大了,经过调理,可这个毛病还是会存在。

可今天老陈查看的时候,却感觉苏启文的脉象强劲有力,以前看过的脾胃虚弱也已经不存在,苏启文现在的身子,可是比一般人还要健康的多。

这一点老陈,还是非常有把握的,不过人体太神秘了,就算破解了人体的基因,也不过是打开了通向人体的大门,想要彻底了解人体,恐怕还需要几百年的时间。

连那些国家机构,都不敢完全的说掌控了人体,更不要说老陈了,所以他还是对着苏启文慎重的说道,“你明天再过来,我再给你看一下,免得留下一些毛病来!”

苏启文点了点头,还是犹豫了一下,对着老陈说道,“陈叔,我中午的时候,吃了一颗野果,你看我是不是中毒?”

老陈笑了一声,“什么样的野果,后山上的野果树,我都已经全部看过了,根本没有什么有毒的,记得几年前的时候,那时候红树乡可是把后山上的野果树全部摘了一遍,也没发现什么有毒的东西!”

苏启文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背包里那颗比成人拳头还大的野果给拿出来,老陈常年在红树乡周围的山头上采药,见到这颗野果,肯定会发现异常,如果问起来的话,苏启文还真不好回答,只能从长计议了。

“谢谢陈叔!”苏启文从老陈那里离开之后,便径直回家去了。

苏启文来到一座房子面前,原本厚实的木门,这时候已经有些破落,浑然不像它刚被做出来的那样,可以牢牢的守护这座院子。

应该是很久没人来过了,苏启文见到大门上的锁,都有些生锈的迹象,苏启文从口袋里拿出钥匙,这把大门钥匙,苏启文一直都是随身携带,从来没有落下过。

钥匙插进去锁后,还好内部没有完全生锈,苏启文转动了几下钥匙,门锁发出一声闷响之后,还是被苏启文打开了。

苏启文拔出钥匙的时候,上面还带出了一层黄黄的铁锈,苏启文推开院门,走进了这座熟悉的房子,院子里的杂草,已经长的有些高了,不过中间那条路,还依然在。

苏启文向着屋子走去,这时候已经有些黑了,苏启文拿出只有一格信号的手机,这让苏启文已经很高兴了,有一格信号,那就还可以打电话,说不定还能上一会网,不然的话,恐怕真的要与世隔绝了。

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苏启文看到房子的电灯开关绳,拉了一下屋子里的灯泡闪烁了几下,还是顽强的亮了起来,虽然发黄的厉害。

苏启文松了口气,只要灯亮了起来,就说明屋子的的老旧电路,还没有被破坏,他也不用抹黑了。

苏启文的这座老房子并不大,只有三居室,苏启文住在东边的房子里,里面的家具就不用说了,基本上都已经破旧了,也就是苏启文住的那间房子里,还有几件像样的家具。

苏启文找到打扫的东西,将房子里先扫了一下,地上的尘土,已经不少了,一扫帚下去,立刻变得尘土飞扬起来,呛了苏启文一鼻子。

苏启文只得将背包里的口罩给拿了出来,不然根本就没法干活,苏启文将整个房间大概清扫了一下,然后将房间里的的床、家具给抹了一遍,外面的风从窗户吹进来的时候,整个房间干净了许多。

苏启文从院子里的水井里打上一桶水,这口水井,是苏启文的父母建好这座房子后打的,一直用到现在。

记得小时候,苏启文一到夏天就直接喝这些井水,非常甘甜,打上来水,苏启文洗了一把脸,立刻变得清凉了许多。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自行车停下来的声音,苏启文上前打开院门,就见到苏邵的自行车后面,载着厚厚的两层被子。

苏邵将被子抱起来,放到了苏启文里屋的床上,看到苏启文的房子之后,苏邵对着苏启文劝道,“启文你这里条件实在是差了点,住到我那边去方便点,你劲飞哥和静雨姐的房间可都空着呢!”

苏启文摇了摇头,对着苏邵说道,“苏叔谢谢你一片好意,不过你还是想住回家里的好!”

苏邵见到苏启文坚持,也不在说什么,临走的时候,对着苏启文说道,“缺什么东西,就跟你苏叔说,别忘了明天中午到家里来吃饭,你婶子专门给你炖了鸡汤!”

看着远去的苏邵,苏启文也回到了房间,苏启文见到苏邵带过来的被子,都是崭新的被子,恐怕做出来,都没被人用过。

今天也累了一天,苏启文铺好铺盖之后,洗刷了一下,就躺在了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不过在梦里,苏启文看到自己进入一个巨大的空间中,中间悬浮着一块印玺。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月阳之涯)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苏启文,苏邵)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月阳之涯)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逍遥小岭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苏启文,苏邵),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