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正妻》正妻2016土豆 正妻 精彩内容

更新时间:2020-05-28 07:02:11

《正妻》正妻2016土豆 正妻 精彩内容 已完结

《正妻》

来源: 作者:无名.月色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纳兰,那件

《正妻》由网络作家无名.月色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纳兰,那件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他的脣,慢慢的在我的嘴角颌骨间游走,顺着耳垂延伸至脖颈。我揪紧了一颗心,脑海里闪现出他咬断我喉咙,张着血盆大口,喋喋大笑的画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的脣,慢慢的在我的嘴角颌骨间游走,顺着耳垂延伸至脖颈。我揪紧了一颗心,脑海里闪现出他咬断我喉咙,张着血盆大口,喋喋大笑的画面。浑身的温度随着他那冰凉的唇一起,开始迅速的降到冰点,感觉身上的血液冰的都快凝结。

我想要大声的尖叫,可是舌头已经失去了效用,牢牢的抵在齿龈在,重如千斤。我闭上了眼睛,咬着嘴唇,绝望的等待着疼痛的来临。

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他有下一个动作,只是不厌其烦的拿舌头来来回回的舔吸着我的颈间喉处。

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有些自我安慰的认为,他也许并不打算要吃我,也就稍微的松了一口气。而就在我舒口气的这一瞬间,他如同一只紧盯着猎物多时的野兽,猛然的捏住了我的肩膀向他的怀里拽去,嘴唇准确而迅速的擒住我的,将我的惊呼全数吞进嘴里。

我被他有力的双臂,牢牢的按在了怀里。被迫的承受他异于常人,近似于肆虐疯狂的吸吻。牙齿和舌头被席卷撞击的很疼,像是要把我整个人吞进腹中。

他如同一只饥渴了很久的豹子,在我口中极欲找寻他的食粮。

没用多久,我就已经没有办法进行正常的呼吸。被他按住的手臂,没办法使出力量来挣扎,嘴里只能无助的发出‘唔-唔-’声,试图引起他的注意,让我免于窒息而死的境遇。

我的这个行为,倒是起了作用。他近似疯狂的动作停顿了下,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跟着从我的口中撤离。意犹未尽的徘徊在我的嘴角。

我已经无暇顾及他的举动,大口大口的呼吸。近在咫尺的距离,让我毫无意外的将他的气息全数吸进了肚子里去。

他口中还未尽数散去,犹自血腥的气味,直接窜进我的口鼻。这让我的眼前,一下子浮现出那被他咬断喉咙的尸体和他流淌着鲜血的唇角。一阵恶心感冲口而出。

哇——压抑不住涌上喉咙的秽物,让我吐了他一身。紧随而至的是下一波的呕吐。

我呕了好一阵子,直到感觉苦胆都要被我吐出来了,肚子里再也没啥东西可吐了,这才罢了休。

再抬头一看纳兰鸿兹,他的脸都青了。

我的脊背窜出一股寒气儿,心道,这下可真算是玩儿完了。拿出身上最后一点儿力量,免强挤出一丝微笑:“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看了看他粘上秽物的衣襟,小心的问道:“要不,你脱下来,我给你洗洗?”

纳兰鸿兹脸色难看的让我浑身泛起一阵恶寒,双手把着石桌边缘,背对着他,颤颤悠悠的跳了下来。一双腿很是不长脸,膝头一软,就要跪到了地上。

旁边的纳兰鸿兹伸手拽住了我,仍旧臭着一张脸的脱下了身上刚换上的白袍,丢进了我的怀里,命令道:“洗干净一点。”

我如获大赦,点头如捣蒜的抱着衣服小跑去了边上那方流动的清潭。

潭水有点儿凉,我仔细的搓着衣服上的脏物,尽量将脑袋空闲出来,不去想接下来他会不会把我当点心吃了。如果再想像下去,估计还没被他吃掉,我的人就已经疯了。

纳兰鸿兹没有再过来打搅我,八成是坐在那里生气呢。我也不敢回头,只能尽可能的放慢手里搓洗的动作,能拖多久是多久吧。

我将那件白袍,反复的搓了又搓,洗了又洗,洗的我的手都酸了,实在是再也洗不下去了,这才拧干了水,站直了蹲的麻掉了的双腿,离开了潭边。

洞里有些过于的安静,让我有些纳闷儿,小心加小心的回过了头,并没有见到纳兰鸿兹。我又四下望了望,仍然没发现他的人影。

他什么时候出去的,我竟然不知道。只是清楚一点,他不在,我可以好好的松上一口气了。也许,还可以想到办法,爬出洞口也说不定。

这样一想,我倒也不似先前那么的绝望,暂时算是有了些气力。

我找来了根绳子,把它系在两侧岩壁的凸处,把那件洗好的衣袍晒了上去。接着又把先前吐到地上的秽物收拾了一番。趁着纳兰鸿兹没有回来之前,把整个洞府又转了转。

令我感到失望的是,并没有发现可以出去的路口。不过,这样的结果也在我的意料之中,也没能使我变的更加的沮丧。只是,放弃了逃出去的念头,有些认命的等待着成为某人口中的食粮。

想想,我会就这样凄惨的死去,还真是有些不甘心。还有好多事没有去做,那些早该放下和遗忘的人,也在这个时候爬了上来。这让我的心情变的极度的遭糕,鼻子不自不觉有些酸楚。

有些沁凉的潭水,传上撩拨的指尖,延着胳臂,直通向四肢百骸。望着缓缓向外流淌的潭水,我有些发呆。

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闪现出一道灵光。我有些惊喜的一跃而起,身上顿时来了力气,延着水流的方向,快速的奔跑。水既然能够流动,就必然会有出口,也就是说,这个山洞,除了来时的入口之外,还有个另一个出处。只要找到了水流出的地方,那就可以出去了。

这时,我才真正认识到,人一旦有了希望,什么都可以解决。先前还软弱无力的两条腿,竟然恢复的这么迅速。跑起来,竟然可以这么的快。

很快的,我就找到了水流的出口。

山洞延伸出去的地方,逐渐向下形成个缓行的坡度,越往前走就越窄。到了根源,只剩下一尺多宽的狭窄小道,而且上方还卡着一块巨石,水流顺着巨石下方,不到半尺多高的地方流出去。

我伸手向外面摸了摸,冰凉的山水比洞里的潭水要凉的多,既便是地方足够容纳一个人通行,潜在这么冷的水里,没有一会儿工夫,就会四肢麻木,有沉溺的危险。况且,上下的距离还不足一尺,再瘦弱的人也没办法挤出去。

显然,这条路没办法通行了。唯一的希望也随之破灭了,我有些泄气的靠在岩壁上,看着缓缓流过去的水流发着怔,身后传来轻微的响动。

精彩评论:

【粮草】在这个年头的网文界历史分类里面算是勉强能看的书了。缺点是作者(无名.月色)喜欢往正文里惨烂梗,还喜欢就书中明朝的事讽一波500年后的事,然后总会引来一群自以为看遍了世间黑暗的傻逼脑残卢瑟社会蛆虫们洋洋自得自以为是的在间贴里高屋建瓴针砭时事。 所以说智障岳不群在章节末尾搞展示热评这个功能简直是在强制喂屎,为什么非得让我看一群智障在那丢人现眼?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